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互联网 >

比尔盖茨痛惜微软没成为安卓,但微软到底错哪了?互联网

发布时间:2019-06-30 23:23   文章来源:推广qq5733401  浏览量:
 | 摘要:比尔盖茨痛惜微软没成为安卓,但微软到底错哪了?,日前,在风投公司Village Global举办的一个活动上,比尔盖茨坦言...

日前,在风投公司Village Global举办的一个活动上,比尔盖茨坦言了本身 犯下的最大的错误是,就是给了谷歌推出安卓这一“标准化的、非苹果阵营的手机操作平台”的机会。

比尔盖茨坦言,安卓系统的价值将近4000亿美金,软件世界尤其是操作系统平台是赢家通吃的市场,留给非苹果操作系统的位置只有一个,我最大的错误就是因为治理 不善,导致微软没有推出像安卓那样标准化的非苹果的手机操作平台。对微软来说,获胜本来是件自然的事情。

比尔盖茨痛惜微软没成为安卓,但微软到底错哪了?

但事实果真如此吗?

一步错,步步错,微软WP系统为何失败?

在笔者看来,微软获胜不是一件必然的事,失败才是。

首先是时机错失,正如比尔盖茨所说,操作系统是一个赢家通吃的市场。微软由于在PC时代活的过于滋润,并没有看到移动端业务的机会,初代iOS系统在2007年就已经发布,Android同年也紧跟发布,而在Android与iOS已经发展了三年之后,市场蛋糕大致已经被安卓与iOS瓜分的情况下,直到2010年,微软WP系统才匆忙发布,取代Windows Mobile,但三年时间的黄金红利期已经过去了。

但晚三年,并不料 味着完全没有机会。

因为当时的智能手机软硬件生态均处于发展期与上升曲线,移动端人口红利尚在,开发者与手机厂商依然在寻找更多系统平台的机会。而Windows Phone的出现,当时也拉拢了诺基亚与三星、HTC等硬件厂商的站台,该系统无论在界面风格、系统体验以及手机外不雅观 设计,都与iPhone和Android有明显的差异化。

对于手机硬件厂商来说,在2010年,智能手机的增长还没有到达爆发阶段,移动端操作系统格局其实尚未完全安靖 ,尽管Android应用数量在当时已经达到了10万个,但是距离后期200多万的应用数量的庞大规模还有很大的距离。

手机厂商也寄希望于将鸡蛋放在多个篮子,多一个平台,其实也意味着多一分安全与争夺更多的长尾用户的机会。

比如说,当时的三星由于在Android阵营中一家独大,这种Android失衡状态也引发了三星的担心,在当时的时间点,三星也试图与谷歌对抗,一方面在试图找寻新的系统,一方面也在自研操作系统,也就是后来的Tizen操作系统。

但微软的第二个错误是,在已经错失市场先机与市场份额优势的情况下,微软沿袭了PC端老套的思路与打法——收取昂扬 的系统授权费用,这导致了搭载WP系统的手机很难以性价比取胜,因为系统授权费摊薄了手机厂商的利润,WP手机低配高价,硬件端很难卖的动,影响手机厂商站台的积极性。

中兴就曾表示,每生产一部WP手机,要交给微软27美元,这直接导致其无法针对中国市场推出廉价版手机。

因此,当时业内都在呼吁微软应该将WP免费,因为在当时Windows phone系列虽然其市场份额没有超过10%,但依然是全球第三大操作系统,假如 免费,大量Android厂商会考虑脚踩两只船,但微软并没有这么做。

在《平台经济模式》一书中,杰佛瑞帕克提到,平台型企业很少像传统线性企业对所有使用者都收费,因为对所有使用者收费将降低参与意愿,削弱或摧毁网络效应。假如 必然 要收费,它可以采取对一边收费,对一边补助 的形式。

假如 将该理论套用到微软过去WP的系统授权模式之中,即便是收取系统授权费,微软还是可以有它的打法。它可以通过对硬件厂商收取系统授权费,但在硬件价格与办事 上补助 用户的思路来吸引用户,让消费者以更低的价格获得WP手机,依然是一个可行的思路。

这或许可以从印度操作系统的成功经验可以看到这种可行性:搭载印度KaiOS操作系统的Jio Phone 推出了极为低廉的 4G 套餐价格,每月 49 印度卢比(折合人民币约 4.6 元)就可以获得无限时长语音通话,以及 1GB 数据流量以及许多免费的应用。

因此,假如 微软愿意针对WP手机用户、开发者推出补助 优惠政策或者联合运营商对WP用户推出相应的购机优惠来吸引前期的种子用户,鞭策 增长曲线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我们知道,无论是安卓还是iOS采取了的系统策略免费——靠免费授权系统来换取市场份额的增长,快速形成多边开放的平台,快速圈占了一大批手机厂商及用户。

但是微软之所以即无法做到对一边收费,对另一边免费或者双边都免费,当然贪婪是其中的原因之一,但本质是由微软的固有基因与盈利模式决定的。

微软本身就是依靠 操作系统授权费发家的——在PC时代,微软与Intel形成Wintel联盟,将Windows操作系统与Intel CPU联合来征服个人计算机市场,垄断桌面操作系统,绑定IE浏览器干掉了网景,一时如日中天。依靠 Windows和Office两大产品的绝对垄断地位,全球平均每台PC要收取100多美元,这是微软当时的核心盈利模式之一。

三问网

假如 它当时采取移动端免费策略,可能将引发外界对其PC端系统收费的质疑。也就是说,移动端免费将打击PC收费模式的合理性,影响到PC端核心盈利模式的不变 性。微软在当时不敢贸然拥抱这种不确定性。

微软不将WP系统免费另一大原因是它看不到系统免费之后的盈利前景。因为微软的基因是一家卖软件的公司,它主要依靠 Windows和Office工具软件盈利,但是Office这种办公软件天然适用于PC端而非移动端。在微软看来,它假如 将WP免费,但无法通过WP系统绑缚 它的Office等办公软件从移动端获得利润,因此系统授权费是当时的一种权宜之计。

而谷歌与苹果则不同,谷歌本身就是一家广告公司,它依靠 操作系统绑缚 谷歌全家桶通过广告盈利,而苹果可以将iOS免费,通过iPhone硬件以及软件办事 盈利。苹果与谷歌都可以通过将系统免费来完成它们盈利模式的闭环。

当然,2014年摆布 ,iOS与Android已经占据统治地位的时间点,微软后知后觉开启了免费授权的策略,但是,大势已去。Android与iOS在这个阶段已经成长为了巨人,无论是平台应用生态还是系统优化以及厂商、用户、开发者的多边生态已经成型。

破坏多边生态系统的共赢格局

众人均知,一个操作系统难在生态,平台生态的本质是解决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,它要么先吸引用户,然后吸引商家;要么先吸引商家,再吸引用户,无论哪种模式,都是要打造一个共赢的双边平台。但操作系统生态的复杂性在于它是多边平台,而移动端操作系统的生态要连接的不仅仅是终端厂商与用户,还要吸引开发者。

但在当时,微软的收费策略,一边通过高授权费用打击终端厂商推出WP系统手机的积极性,另一方面手机厂商为了摊薄系统授权费的压力,只能以提高手机价格将成本转移给用户,最终让用户买单。

而在开发者生态层面,微软同样没有通过平台策略吸引到开发者群体。这也是由于微软的产品组织架构决定的,按照当时微软的组织架构,它的业务分为五块,五块业务就像五个小公司,各自有各自的销售、营销与财务部门,互相割裂。

在这样的架构下,内部很难形成合力,并且 话语权就掌控在当时还在赚钱的Windows业务手里,战略重心也一直围绕着Windows转。

这种组织架构决定了Windows优先于一切业务。因此,我们可以看到微软的系列操作均是以WP为核心运转——WP 的研发是Windows 部门做的,但是微软并没有将WP8作为一种独立的操作系统来看,而是 WP要和 Windows系统同步绑缚 ,同步升级,移动端系统要和PC端深度绑定。

简单 来说,微软在桌面和移动端用的是同一套系统,系统升级也保持同样的节奏,微软以PC端系统为核心的战略并没有改变,但这给移动端系统硬件升级造成了巨大的压力,新系统无论是体验性还是功能性不适宜 移动端的架构,也完全拒绝了兼容Windows Mobile软件,甚至Windows Phone 8/7.8都不能 兼容Windows Phone 7/7.5的应用。

当时有用户吐槽,每一次系统更新都在掉粉——从WP7升级到WP8,由于两者之间内核架构不兼容,所以WP7手机无法升级到WP8,在WP7可以运行的APP也不成 以在WP8上运行。而本来 win8的系统也不能 更新到win10。

这意味着,每一次系统升级,用户得换手机,用户自然不答应 ,用户流失,开发者自然也一并流失了。

也就是说,,微软假如 处理好三边的利益关系,并且打破Windows主导的内部架构运转模式,将WP独立开来,微软依然有可能成功。但微软当时依然是用PC的思维来做移动端系统,而微软的组织架构与旧有盈利路径的依靠 也没有变,这破坏了移动操作系统这种依靠 创建多边生态共赢格局的玩法思路。

路径依靠 ,微软被困在局部顶峰

因此,我们看到,任何企业都有自身的基因以及路径依靠 ,对于微软来说,它没有抓住移动端操作系统先机的机会,是因为它在PC时代的太成功了,PC时代的成功路径依靠 恰恰成为了它在移动端操作系统失利的绊脚石。

虽然说基因论显得有点绝对与狭隘,但是它对于行业内的企业来说,留下的教训不少,如何平衡旧模式与新业务的关系,假如 丢掉旧包袱轻松上路,割掉自身基因中不适应时宜的东西,是转型成功的要害 ,也是需要勇气的。

三问网

当然我们看到后期微软的成功转型,在于它成功的甩掉了Windows业务这个包袱,在后来,在纳德拉接手后的两年,他通过组织架构的调整与精简,将硬件业务并入 Windows 部门,将手机、乃至整个Windows 边缘化,将微软的产品与办事 跨平台移动化,成立“体验与设备”和“云与AI”两个事业组,向企业级办事 市场的转变。

2018财年第一季度微软云办事 营收达到200亿美元,首次超过总收入的20%,也首次超过Windows,这意味着微软打破了自身的旧有路径依靠 。微软从一家办事 于消费者市场的操作系统软件公司转型成了一家企业级市场的办事 公司。

当然,比尔盖茨说是因为他的治理 不善导致了微软错失了移动端操作系统的机会是一大原因,但不如说是它的基因决定了它的盈利路径,而盈利路径决定它的行为方式。

因为操作系统平台的网络效应一旦导致用户规模化病毒式增长,留给后来者的时间窗口非常短暂,微软在行业发展初期因为盈利路径的依靠 导致没能形成足够的双边规模,到后来想要翻盘,已经错失了最佳的时间窗口。

在《驾驭创新的动态》一书中,厄特巴克总结说:“一代科技取得成功会产生一个副作用,企业关注点会缩窄,对拥有新一代技术的竞争者视而不见。”“而每一个被替代的行业或产品,其失败都往往源于它们被困在局部顶峰,看不到前方迅速变化的地形。”放到微软身上,或许恰如其分。

来源:3wcctv.com

分享到: 更多
1
寻求报道